长株潭城际铁路西延线拆迁的“天顶速率”:25天腾地77亩

高铁网(Gaotie.cn)05月09日讯:4月1日上午,副省长张剑飞批示,要求长沙市岳麓区加快长株潭城际铁路西延线拆迁速度,为确保2017年全线通车赢得时间。

4月1日下午,岳麓区委书记周志凯召开专题调度会,“必须确保4月底前全面签约腾地!”

5月8日,笔者从岳麓区天顶街道得知,早在4月26日,长株潭城际铁路西延线天顶段77.18亩土地,已全部签订拆迁协议。25天腾地77.18亩,“天顶速度”的背后有哪些动人故事?

凌晨4点的谈话

“不管你签不签协议,我们可以交朋友。”天顶街道党工委书记龚毅夫诚恳地对永安村拆迁户张峰江说。对方的回应是:“不可能。”

这是龚毅夫第一次与张峰江的对话。简短的言语,预示着这似乎是场“持久战”。

张峰江采取的是“消极不抵抗政策”:不面谈、不签协议。到4月26日天顶街道最后“通牒”的日子,他才从深圳回家。

第一次的见面,不欢而散。

26日凌晨2点,龚毅夫突然接到张峰江的电话:“龚书记,我想单独找你聊聊。”龚毅夫顾不上外面的暴雨,二话不说,来到了张峰江家里。

龚毅夫的“策略”是:不谈拆迁,不劝签约,只聊生活。

“去深圳几年了?”“在外打拼不容易吧?”龚毅夫主动和他聊起在深圳的日子。刚开始是一问一答,后来,张峰江说到兴奋之处不禁手舞足蹈,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防备与拘谨。

凌晨2点到4点,两个小时的促膝长谈。龚毅夫如兄长般倾听,最后一句,直戳要害:“深圳发展快,离不开一个个项目的带动。如今,你是不是也要支持下家乡的发展?”

张峰江沉默了一会说:“龚书记,您回去吧,我天亮就去签协议。”

早晨7时,张峰江来到拆迁项目部,郑重地签下了拆迁协议!

从延安买回的布鞋

“民不怨寡,而患不公。”

“要向群众讲明拆掉了什么,补偿得到了什么,安置提高了什么,生活改善了什么。”副书记王钟元说。

艾建伟共5口人,对拆迁抵触情绪很大。王钟元反复上门,艾建伟总是不冷不热。

有次,艾建伟突然问起王钟元:“你的鞋哪里买的?”“在延安旅游时买的。您喜欢布鞋?”艾建伟“嗯”了一声。

艾建伟随口问一句,王钟元却把这事放心里了。一回来,想方设法托熟人在延安买了10双布鞋,送到艾建伟家里。他有些感动:“王书记您平时这么忙,还记得我这么件小事?”慢慢地,艾建伟的态度也有些改变。

感情热络起来后,王钟元开始讲道理了。“艾爹,我们的政策都是一碗水端平,不存在任何‘作弊’。我现在要跟您说的是您前后生活的对比。”

永安村是典型的城乡接合部,村民居住环境较为糟糕:垃圾到处都是,下水管道经常堵塞,治安环境也不好。“拆迁后我们集中安置,安置房有暖气、有物业、有天然气,您自己想想,环境是不是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?”

王钟元自己“磨”,也发动艾建伟周围的亲朋好友“磨”。不久,艾建伟签下了协议,“从不理解到理解,从想不通到想通,现在啊,我是满怀憧憬呢!”

被攻破的“堡垒”

湖南永鑫建设公司是此次拆迁最难啃的骨头。它的难,在于历史遗留问题如何处理。

永鑫以前建设了个白鹭湖生态改良示范基地,但由于涉及违法占地问题,公司在补交罚款、补办手续之后,仍无法顺利办理完所有手续,更无法对外营业。

如今,该公司办公大楼在征拆范围内,公司提出,街道若能协调处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,公司将全力配合拆迁。

不观望、不回避,不退缩,是天顶街道的态度。

天顶街道领导班子开始研究这个历史遗留问题。前期方案、处罚条例、公司情况,反复研究、反复请示。

龚毅夫笑着说:“那段时间我就是‘会议狂人’、‘跑腿达人’。每天就是到处协调、到处开会,与各个部门反复研究解决方案。”

一系列会开下来,街道逐步理清了头绪,也知道这个老难题的核心“症结”。4月中旬,经过街道主要领导龚毅夫、蒋志国的协调沟通、上下奔走,国土、征地办等部门协同联动,终于促成上级主管部门开专题研究会,形成了解决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。

4月21日,该企业负责人签订了协议。意想不到的是,永鑫不仅自己拆,还主动帮指挥部做其他拆迁户的工作,促成了9名拆迁户签订协议。

责任编辑:Keyi

|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赤峰 京沈高铁 建设相关阅读

君豪高科内蒙赤峰喀喇沁旗防渗墙工程正式动工

7月1日,中地君豪旗下子公司广东君豪高科地下空间建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君豪高科”)承建的内蒙赤峰喀